辰沐璿璿

空谷幽兰,魂兮落兮(一)

       原来,人生终究是要失落的,无论那记忆的秋千升得有多高,终究逃不过落下的命运。只是,那秋千曾经划过轨迹,却永远铭刻在了我的心底,永远永远

       灭世三尊在侧,妖神邪郎护佑,年轻帝尊凛然傲立于风云碑之巅俯瞰碑下十万修罗大军。
       相隔数年,景同,人亦同,心与情亦不同。
       结果到了最后,留下来的人是谁呢,只有我,我是最后留下来的人。没错,只有我一个人。
       爹亲,大哥,中原......
       还有你们守护的天下苍生们......
       哈,准备好收回礼了吗?

       修罗国度的将士攻占了中原的江南重镇的日子那天也是中原的传统节日中秋节。
       团圆的日子,赏月的日子,今年也一如往年,只是中间夹杂了点什么。麻木和自私化作世间最好的肥料滋养着那朵“美丽”的贪婪之花。
       父亲,大哥,这就是你们宁愿牺牲我也要救下的苍生吗?
       在城破当天,戮世摩罗并没有下令屠城,甚至也没有让修罗国度的军队进驻,只是在城墙上挂起了修罗国度的旗帜,下令军队在城外安营扎寨。这个举动当然引起了三尊妖神将以及众将士的不满与异议,戮世摩罗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挑选了三十禁军与妖神将进了城,三尊留守军营。
       修罗国度的军队将江南重镇的东西南北四门以及水路陆路为得如铁桶一般,所以无路可逃的百姓已然放弃了挣扎,默默地跪在城门后的街道上。所以当戮世摩罗一行进城之后没有太多的喧闹,只是有些许的抽泣声与孩子的哭声。
       戮世摩罗径直走到专门为他准备的座椅前坐下,坐姿还是一如平常地慵懒轻佻而又邪魅,能在修罗场中如此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人也只有他戮世摩罗了吧。
       看到少年帝尊如此,身旁的妖神将也不免有点看不下去,嘲讽的话还没说出,突然就上演了泼妇骂街的戏份。
       “哈哈哈哈.......我以为魔世君主是什么人呢,原来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都说你们魔活得时间长,我的岁数恐怕都比这臭小子大上几轮吧,你们魔族是真没人了吗,让一个小屁孩当你们的主子还敢跟我们斗,看来是天要亡你们魔族啊!咳咳咳......你们这些魔物无耻,无礼,无义,不在老家好好待着,偏偏跑到我们中原来毁我家园,欺我百姓,咳咳咳......你们别得意,虽然今天你们攻下了江南,但是我们中原有的是人,我们的史大侠一定回来救我们的,到时候你们这些魔物就像我们现在这样给我们磕头谢罪啦,哈哈哈哈.....咳咳咳......”
        对待老者如此用生命在咆哮的辱骂,戮世摩罗全身上下始终还是那副慵懒轻佻而又邪魅的姿态,除了他极力按住妖神将即将魔网天蛛的手外。
        见老者骂的没有力气坐在地上喘气,戮世摩罗起身在妖神将即将魔网天蛛之前走到了老者身边,狠狠地憋着笑意,问老者“说了那么多话,渴了吧?”在老者一脸懵逼的表情中吩咐侍卫拿来了水,戮世摩罗端起碗给老者倒了一杯水,老者迟疑了一会然后一副大义凛然慷慨赴死的表情喝下了那碗水然后紧闭着眼睛,然后在发觉自己仍无要毒发的症状后又恢复了刚才一脸懵逼的表情(天呐撸,快让我死吧!ರ_ರ ...心塞)
        这一次戮世摩罗并没有很好的憋住,笑了出来。挥手叫来了侍卫将水拿走。对着老者,席地而坐。
        “这位老先生,你的文采不错,声音也够响亮,你说得对,我做为一个比你小好几轮的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小屁孩应该好好跟你学习学习如何把泼妇骂街的经典剧情演绎的如此淋漓尽致,不要老命”还是那样的慵懒轻佻而又邪魅的语气与姿态让老者顿时感觉喉咙鲜血上涌,未等老者发作,戮世摩罗起身正对着前面跪拜的百姓,用另一种威严而且绝对皇者气概的声音问道“他刚才说的,你们......也是这样想的吗?”
        都说人在生死边缘反应都异常快速,跪拜的百姓仅用一秒钟的时间明白了戮世摩罗的话。
        “不是的,尊贵的魔族的皇上,我们不是那么想的,不是,不是.....”
        “皇上呀,你那么年少有为,带领着魔族的军队解救我们于水火,我们该感谢你呀”
        “是啊是啊,皇上,我们的皇上早就不管我们了,您来了就是来解救我们的”
        ......
        一句接着一句,这或许是戮世摩罗一生听到的最多的赞语,真的好......恶心
        父亲,大哥,这就是你们宁愿牺牲我也要救下的苍生吗?
        “好了,都闭嘴,你们的话让朕感到恶心了。现在,朕下令,封这位老者为江南王,总领江南一切事务,爱酱,现在派遣军队协助这位老者处理江南事务吧。朕听说江南景色不错,朕要去四处转转,不需陪同”不等网中人反驳,戮世摩罗迈着步子扬长而去,剩下一脸懵逼的众人在风中凌乱(老者,天呐撸,我不过是想死,也不让我死吗ರ_ರ ...心塞)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老样子。只是我,早已变了样子,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模样,你再也载不动我了。哈......”秋千早已被风侵蚀得破旧不堪,犹如随风摇曳的枯草,不知哪一刻就要永远地跌落尘埃。年轻帝尊默然伫立,双手轻握,小心地晃动着这残破不堪的秋千,秋千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似是在吟唱这生命最后的乐章。少年帝尊的思绪也伴着秋千的吱呀声响飘向了远方,直到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
        “帝尊坐,吾来推你”
        当戮世摩罗反应过来的时候看到秋千已经被蛛丝所包裹,层层叠叠却又层次分明格外美观,一时失了神。
        网中人见戮世摩罗又在失神,不悦地给戮世摩罗仅能视物的右眼糊了一层蛛丝。哼,让你对吾心不在焉的,吾就让你尝尝失神于网中人的代价。
        觉得突然变天的戮世摩罗立刻回了神,并明确认识到了错误“妖神将,爱酱,朕错了,朕真的知道错了,你就放过朕一次,给朕把蛛丝拿下来吧。本来朕就很可怜只有一只眼睛,嗯,难道你是想让朕跟你一起戴情侣面罩,哎呀爱酱朕知道朕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难免你对朕有点那啥意思,但你这种表白方式有点奔放啊,朕一时有点难以接受啊( ̄▽ ̄)~*”
        然后网中人默默地将蛛丝对准了戮世摩罗的嘴,再然后是久违的安静
        网中人拉起戮世摩罗的手,将他带到秋千上坐好。
        “帝尊,抓紧了”语毕,网中人轻推戮世摩罗将秋千荡了起来。
        原以为网中人这个魔会怎样粗鲁地蹂躏他,但是戮世摩罗没想到每一次网中人都是轻轻将他推起,然后再用宽大的手掌接着他,连他手掌的温度他也感受得到。久违了,这种温度。
        不知何时,戮世摩罗眼和嘴上的蛛丝早已不见了踪影,但戮世摩罗还是双眼轻阖,仿佛这一切都是一场好梦,自己一点也不想从梦中醒来。夕阳西下,秋千随着他的动作缓慢地摇摆着,夕阳的余晖静静地洒在他的脸庞,一切是那般和谐。
        就这样,一直荡下去,好吗?
        “如果你喜欢这东西吾可以在鬼祭贪魔殿给你做个一模一样的,但是帝尊,希望你能在一年期限到来之前做你该做的,不要让网中人失望,不然,不用到一年期限,网中人,杀你”
        “哈,爱酱你就不能让朕为你再感动一会。好了,朕也玩够了,是该回去了,走吧”戮世摩罗起身欲走,突然转身对网中人莞尔一笑“哦,对了,爱酱,今天,多谢你”
        网中人“ɿ(。・ɜ・)ɾⓌⓗⓐⓣ?”
        当网中人回过神来的时候,戮世摩罗已经走远了。望着戮世摩罗的背影,网中人不自觉地嘴角轻抬“臭小子......”
        归途中依旧是戮世摩罗各种调侃着网中人,网中人却一反往常没有还口,甚至连哼一声都懒得出。
        “你当真喜欢荡秋千?”这顺口而出的话让网中人甚是后悔,只求戮世摩罗没有听到,转头佯装看边上的风景,下一刻他狠狠地撞上了因为这句话在原地发呆的戮世摩罗的胸膛,戮世摩罗重心不稳,两个人都栽了下去。
       “嘶,爱酱,朕没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吧,让你这么急得来谋害朕”网中人的胸膛紧贴着戮世摩罗,两人的发丝也不知为何地纠缠着,几秒间的四目相对,让修罗国度之剑也有了瞬间的迟疑。这个臭小子......身体怎么那么冷。
       “因为帝尊没有回答吾的问题”,还是网中人率先打破了这尴尬的画面,从戮世摩罗身上下来,解下自己的披风,甩给地上的戮世摩罗“冷的话,披上”
       “爱酱是在关心朕吗”戮世摩罗接过披风,一如慵懒的披在身上。
       “哼,随你怎么想”网中人突然有了想糊他一嘴蛛丝的冲动。
       “是”
       “嗯~”
       “你刚才问朕的问题,朕是喜欢荡秋千,因为每个小孩都喜欢荡秋千,妖神将你难道没有童年吗?”
       “帝尊,请自重”
       “好了,好了,不折腾你了。妖神将,朕想给你讲个故事
        有一个小男孩自出生就没有爹亲,只有娘亲含辛茹苦地照顾着他和他的弟弟。他每一天晚上等娘亲和弟弟睡觉以后会偷偷跑出来去隔壁人家门前的秋千上荡秋千,男孩原以为可以永远这样下去,但还是被娘亲发现了。娘亲没有责怪他,而是第二天去山上背了好多木头,在娘亲进门的那刻,小男孩看到娘亲因为砍木头而鲜血淋漓的手。小男孩就抱着娘亲哭着说“我不要荡秋千了我不要了对不起娘亲对不起”,娘亲只是用手轻轻地拍着小男孩的背,说“孩子,虽然你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有爹亲给你做秋千,但是你还有娘亲,爹亲能做的事情,娘亲也会做,娘亲会像爹亲一样好好保护你跟弟弟的”。那一天,小男孩有了属于自己的秋千,他再也不用半夜起来去荡别人家的秋千了。但是,到他们离开这个地方,他没有荡过一次。每次,他都是推的那个人,而他的小弟永远是坐的那个人。他喜欢这样推着他,像那一日母亲的手一样呵护着自己的小弟,温暖着小弟的背。
        那段日子,是小男孩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但却是最后的日子。后来在小男孩身上发生了很多事,最后的他,手掌再也温暖不了小弟的背了。
        原来,人生终究是要失落的,无论那记忆的秋千升得有多高,终究逃不过落下的命运。只是,那秋千曾经划过轨迹,却永远铭刻在了我的心底,永远永远。”
        “如果帝尊愿意,吾愿成为那个用手掌温暖你的哥哥,但前提是一年期限到后你有足够让网中人臣服的能力”
        “那就,一言为定”
 




这一章节主要是关于空帝和爱酱的“友情”互动,我心目中的空帝和爱酱的关系是可以携手共筑江山的君臣,也是生死与共祸福相依的兄弟
下一章节女主可能会冒个泡ପ( ˘ᵕ˘ ) ੭ ☆,另附下章节预告:
如果一个人还在悲观,他心中必定还有所牵挂,倘若真正彻底的绝望了,还需要顾及什么?过去是绝望,现在是绝望,未来是绝望,现实就是将人逼往彻底的绝路。
一切皆是虚妄,一切毫无意义。人的生存,一文不值,都是肉泥!人,是否自杀,都已经毫无意义。
人达到这种彻底绝望会是怎样的状态?

多年以后,我便成了你


看完抢先骗后的脑洞
真心坐等官方打脸

他是我的孪生哥哥
他是我的患难兄弟
他们一个是人,一个是魔
或者说他们都是魔
而我是人
魔心,人心
一种洒脱,一种束缚
若流芳千古爱的人会反目,若贻笑千古也算爱的糊涂
“二哥,你真心逼我.....伤害你”
“如果这就是你的本性,如果这就是你的抉择,那你走吧!雪山银燕——不需要你这个二哥!喝!”
“二哥,这是最后一声二哥,戮世摩罗,修罗帝王,再会时,你我……不再是……兄弟啊!”
“小弟.........”
“雪山银燕,别逼我伤你!”
“伤我……到了这个时候,怎样才能不伤到我?你死,或者你成功,哪一项不会伤到我?为了你一个人的理想,就要赔上这么多生命,你叫我怎能让你通过?你叫我怎么视而不见?你叫我怎能不阻止你啊!(怒吼)就算在你面前,我是这样的弱小,我也要阻止你!神魔非我·焰龙无双!”
我自小习武,为的是做一名除暴安良匡扶正义的侠客,可是,啸灵枪穿透的却是我的二哥我的挚友的胸膛。每次我都问他们问什么要逼我,可是真正被逼真正煎熬的人又是谁呢?都说情会成就一个人也会毁了一个人,我用他们对我的情伤了他们,却成就了我雪山银燕大侠在江湖流传的美名。他们被我的情所毁失了战机抛了霸业累了性命,却从未对我说过一句重话。
早已伤痕累累的人,却拼命守护住那人纯良的心
早已安于黑暗的人,却努力守护住那人心中的光
那人是他的小弟,那人是他的挚友,那人就是我,与他们共死的我

多年以后,我便成了你
我努力模仿你的声音你的语调,将曾伤害你的每个人的名字铭记于心,我为自己取了一个新名字——御魂笑光辉。一灵四魂,今世为目,不瞑光辉。
“我若为魔,魔世天下。我若为王,人间魔土。我若为皇,天下尊皇”
鲜红的血缓缓的渗进泥土里,把樱花的花瓣渐渐染成了红色。二哥,烛九阴,这是我们的樱花祭





PS:每年三月十五日至四月十五为樱花节,也称作樱花祭。己有一千余年历史。樱花自开花至花残只有七天,因而也有称作樱花七日的说法。是日本自南至北樱花开放的季节,人们在樱花树下摆上丰盛的酒宴,或合家欢聚一堂,或邀请三五好友,一边吟诗作画,一边开怀畅饮,一醉方休。青年男女们在樱花丛中追逐嬉戏,谈情说爱,更多的人是携带米酒和樱花等,每年都吸引着众多游客。

空谷幽兰,魂兮落兮


       男主当然必须一定空帝。
       女主设定老剧里空帝唯一女友小兰且身份特殊(奇异)。
       波西米亚异域自然文风向

楔子(一)
        有人说,他为了救他兄弟,被坏人抓走,封在木桶里,遭受火炽炼化,受尽苦难,最后还被坏人的老大附身,成为了一具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
        有人说,他的父亲选择了牺牲他,只为了消灭那个坏人的老大,解救所谓的天下苍生。
        有人说,他并没有死,勉强保住一命,但是又被他的父亲又一次为了天下苍生所牺牲,将他丢入了魔世通道。
        有人说,他没有死在魔世,反而成了魔世的将军,带着魔世大军归来。但在中原与魔军决战时他的父亲又将纯阳掌袭向了他。
        最后,没有人说了,人们只顾着逃命,而我见到了他。
        或许,命运就是如此。前世我们有过太多的回眸,今生只余擦肩而过了。
        当我鼓足勇气,抛下前尘旧怨重回故土找寻他被关押的地方时,我听到了炎魔重生率领西剑流大军征战风云碑的消息。
当我匆忙踏上回到中原的船只,感到风云碑时,看到的是毒气缭绕、森森白骨,我急切搜寻他的身影,所幸没有他。后来遇到自称中原群侠的人,他告诉我十日前这里发生了激战,为了消灭炎魔,苗疆的神蛊温皇放了蛊毒,但是还是让炎魔重伤逃走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心中有了一丝的平静。我四处打听,还是找不到他的消息。我只好来到了正气山庄,此刻,我竟希望中原人能抓住他。我是不是疯了。来正气山庄的的第七日,今日似乎比往日热闹了许多,小二告诉我,史君子消灭了炎魔,俘虏了西剑流众人凯旋而归。“那史家二公子呢,史家二公子呢”最后一丝理智泯灭,我揪着小二的衣领吼道,“没...没死,被救下来了,但还是昏迷不醒”小二颤抖地回答我。听到他还活着的消息,我勉强恢复了一丝理智,急忙向正气山庄的方向赶去,只见到俏如来抱着昏迷不醒的他走入了正气山庄,后门紧跟着的是抱着藏镜人的史艳文,那是我自霹雳城一别后第一次见到他,他的脸色又苍白了许多。后来,我没有去正气山庄见他,我来到了琉璃树下,虔诚地许下了心愿。
        一片空山石,数茎幽谷草。写寄风尘人,莫忘林泉好。
        我恢复了原形,对我来说其实也是件好事。因为我可以大摇大摆or正大光明地去见他,虽然每次都被那个叫雪山银燕的那扫把驱赶,但本狐狸岂是这种轻言放弃(胆小怕事)的狐狸。于是在本狐狸不懈地坚持(骚扰)之下,雪山银燕也不再阻挠我了。
        那或许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因为我可以用我毛茸茸肉乎乎的小爪子摸他的脸,挠挠他的痒痒肉,玩累了就拱到他的怀里把头贴在他的胸上睡觉。虽然他睡得时候比醒的时候多,但他也会偶尔醒来几次。从第一眼见我惊讶(嫌弃)的表情,到现在每次醒来就用他那骨感(凉飕飕)的小手摸着我的头然后看着天花板发呆直到再次睡过去。谁跟他说话也不理,包括那个雪山银燕。真好,我想,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真好。
        后来的某天早上我在一阵喧闹声中醒来,是那个雪山银燕在周围人的质疑声中把他从我怀里抱走了,本狐狸当时表示很不爽,于是挥起我的爪子反击,却被他一挥袖子拍晕了(好吧,我承认,那是自本狐狸骚扰他以来第一次被他打到。哼,雪山银燕,你等着,我会让你明白如何尊敬长辈的)。在我清醒之后,我看到俏如来告诉众人雪山银燕带走他的目的,并且吩咐众人去找寻。我在俏如来即将出门之时挥起爪子朝着俏如来的脖子狠狠一抓,然后溜之大吉。
       在我找到他的时候俏如来已经出手把雪山银燕打昏,“大哥,他可是你的兄弟呀”雪山银燕不甘而悲恸的倒下,俏如来还是如往常般淡漠缓缓抱起他。俏如来真不愧是那人的好徒弟。
       我再次举起我的爪子,这次瞄准的是俏如来的脸,但是俏如来早有防范,一个反手,就将我擒住,左手虎口紧紧掐着我的脖颈。
       “我就要死了吗”窒息感让我的意识渐渐溃散,“这样也好,一起,陪他”继而我缓缓闭上了双眼。
        然而,我好像并没有死。
        “对不起,我知道你不是一只普通的狐狸,你...能帮我照顾他吗?”
        ..........
        我用了0.02秒理解了俏如来的话,乖巧点了点头。
        笑容在俏如来脸上稍纵即逝,这万年冰山脸竟然会笑。
        后来我被俏如来用不知道什么方法裹到他衣服中,而且竟然连史艳文都看不出来。
       在史艳文一番“仗义,爹亲对不住你”等一番肝肠寸断慷慨激昂的话语声中,我与他一起被丢到了魔世。
       一起,陪他......
       可是最终我们还是分开了。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任凭我的皮毛再厚,我对他的守护之心再坚定也抵挡不了魔世暴风雷电的肆虐,我与他的距离一点点的扩大,心也一点点的碎裂。
       愧疚,痛苦,不甘
       如此弱小的我,有什么资格陪伴在他左右呢,我只能拖累他,我什么也做不了。举起手努力向前抓去,却什么也抓不住。
       身边已经感受不到他的气息,眼睛早已不堪重负沉沉地闭着,手还因为不甘无力地抓着.....
       小和尚,我还是追不上你
       小和尚,我们还是擦肩而过了
       小和尚,我们来生再见吧
       兰草堪同隐者心,自荣自萎白云深。春风岁岁生空谷,留得清香入素琴。

PS:这是辰辰第一次写文,文采比较渣,但太喜欢空帝了,所以希望各位道友多提建议,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