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沐璿璿

空谷幽兰,魂兮落兮


       男主当然必须一定空帝。
       女主设定老剧里空帝唯一女友小兰且身份特殊(奇异)。
       波西米亚异域自然文风向

楔子(一)
        有人说,他为了救他兄弟,被坏人抓走,封在木桶里,遭受火炽炼化,受尽苦难,最后还被坏人的老大附身,成为了一具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
        有人说,他的父亲选择了牺牲他,只为了消灭那个坏人的老大,解救所谓的天下苍生。
        有人说,他并没有死,勉强保住一命,但是又被他的父亲又一次为了天下苍生所牺牲,将他丢入了魔世通道。
        有人说,他没有死在魔世,反而成了魔世的将军,带着魔世大军归来。但在中原与魔军决战时他的父亲又将纯阳掌袭向了他。
        最后,没有人说了,人们只顾着逃命,而我见到了他。
        或许,命运就是如此。前世我们有过太多的回眸,今生只余擦肩而过了。
        当我鼓足勇气,抛下前尘旧怨重回故土找寻他被关押的地方时,我听到了炎魔重生率领西剑流大军征战风云碑的消息。
当我匆忙踏上回到中原的船只,感到风云碑时,看到的是毒气缭绕、森森白骨,我急切搜寻他的身影,所幸没有他。后来遇到自称中原群侠的人,他告诉我十日前这里发生了激战,为了消灭炎魔,苗疆的神蛊温皇放了蛊毒,但是还是让炎魔重伤逃走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心中有了一丝的平静。我四处打听,还是找不到他的消息。我只好来到了正气山庄,此刻,我竟希望中原人能抓住他。我是不是疯了。来正气山庄的的第七日,今日似乎比往日热闹了许多,小二告诉我,史君子消灭了炎魔,俘虏了西剑流众人凯旋而归。“那史家二公子呢,史家二公子呢”最后一丝理智泯灭,我揪着小二的衣领吼道,“没...没死,被救下来了,但还是昏迷不醒”小二颤抖地回答我。听到他还活着的消息,我勉强恢复了一丝理智,急忙向正气山庄的方向赶去,只见到俏如来抱着昏迷不醒的他走入了正气山庄,后门紧跟着的是抱着藏镜人的史艳文,那是我自霹雳城一别后第一次见到他,他的脸色又苍白了许多。后来,我没有去正气山庄见他,我来到了琉璃树下,虔诚地许下了心愿。
        一片空山石,数茎幽谷草。写寄风尘人,莫忘林泉好。
        我恢复了原形,对我来说其实也是件好事。因为我可以大摇大摆or正大光明地去见他,虽然每次都被那个叫雪山银燕的那扫把驱赶,但本狐狸岂是这种轻言放弃(胆小怕事)的狐狸。于是在本狐狸不懈地坚持(骚扰)之下,雪山银燕也不再阻挠我了。
        那或许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因为我可以用我毛茸茸肉乎乎的小爪子摸他的脸,挠挠他的痒痒肉,玩累了就拱到他的怀里把头贴在他的胸上睡觉。虽然他睡得时候比醒的时候多,但他也会偶尔醒来几次。从第一眼见我惊讶(嫌弃)的表情,到现在每次醒来就用他那骨感(凉飕飕)的小手摸着我的头然后看着天花板发呆直到再次睡过去。谁跟他说话也不理,包括那个雪山银燕。真好,我想,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真好。
        后来的某天早上我在一阵喧闹声中醒来,是那个雪山银燕在周围人的质疑声中把他从我怀里抱走了,本狐狸当时表示很不爽,于是挥起我的爪子反击,却被他一挥袖子拍晕了(好吧,我承认,那是自本狐狸骚扰他以来第一次被他打到。哼,雪山银燕,你等着,我会让你明白如何尊敬长辈的)。在我清醒之后,我看到俏如来告诉众人雪山银燕带走他的目的,并且吩咐众人去找寻。我在俏如来即将出门之时挥起爪子朝着俏如来的脖子狠狠一抓,然后溜之大吉。
       在我找到他的时候俏如来已经出手把雪山银燕打昏,“大哥,他可是你的兄弟呀”雪山银燕不甘而悲恸的倒下,俏如来还是如往常般淡漠缓缓抱起他。俏如来真不愧是那人的好徒弟。
       我再次举起我的爪子,这次瞄准的是俏如来的脸,但是俏如来早有防范,一个反手,就将我擒住,左手虎口紧紧掐着我的脖颈。
       “我就要死了吗”窒息感让我的意识渐渐溃散,“这样也好,一起,陪他”继而我缓缓闭上了双眼。
        然而,我好像并没有死。
        “对不起,我知道你不是一只普通的狐狸,你...能帮我照顾他吗?”
        ..........
        我用了0.02秒理解了俏如来的话,乖巧点了点头。
        笑容在俏如来脸上稍纵即逝,这万年冰山脸竟然会笑。
        后来我被俏如来用不知道什么方法裹到他衣服中,而且竟然连史艳文都看不出来。
       在史艳文一番“仗义,爹亲对不住你”等一番肝肠寸断慷慨激昂的话语声中,我与他一起被丢到了魔世。
       一起,陪他......
       可是最终我们还是分开了。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任凭我的皮毛再厚,我对他的守护之心再坚定也抵挡不了魔世暴风雷电的肆虐,我与他的距离一点点的扩大,心也一点点的碎裂。
       愧疚,痛苦,不甘
       如此弱小的我,有什么资格陪伴在他左右呢,我只能拖累他,我什么也做不了。举起手努力向前抓去,却什么也抓不住。
       身边已经感受不到他的气息,眼睛早已不堪重负沉沉地闭着,手还因为不甘无力地抓着.....
       小和尚,我还是追不上你
       小和尚,我们还是擦肩而过了
       小和尚,我们来生再见吧
       兰草堪同隐者心,自荣自萎白云深。春风岁岁生空谷,留得清香入素琴。

PS:这是辰辰第一次写文,文采比较渣,但太喜欢空帝了,所以希望各位道友多提建议,谢谢😘😘😘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