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沐璿璿

空谷幽兰,魂兮落兮(一)

       原来,人生终究是要失落的,无论那记忆的秋千升得有多高,终究逃不过落下的命运。只是,那秋千曾经划过轨迹,却永远铭刻在了我的心底,永远永远

       灭世三尊在侧,妖神邪郎护佑,年轻帝尊凛然傲立于风云碑之巅俯瞰碑下十万修罗大军。
       相隔数年,景同,人亦同,心与情亦不同。
       结果到了最后,留下来的人是谁呢,只有我,我是最后留下来的人。没错,只有我一个人。
       爹亲,大哥,中原......
       还有你们守护的天下苍生们......
       哈,准备好收回礼了吗?

       修罗国度的将士攻占了中原的江南重镇的日子那天也是中原的传统节日中秋节。
       团圆的日子,赏月的日子,今年也一如往年,只是中间夹杂了点什么。麻木和自私化作世间最好的肥料滋养着那朵“美丽”的贪婪之花。
       父亲,大哥,这就是你们宁愿牺牲我也要救下的苍生吗?
       在城破当天,戮世摩罗并没有下令屠城,甚至也没有让修罗国度的军队进驻,只是在城墙上挂起了修罗国度的旗帜,下令军队在城外安营扎寨。这个举动当然引起了三尊妖神将以及众将士的不满与异议,戮世摩罗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挑选了三十禁军与妖神将进了城,三尊留守军营。
       修罗国度的军队将江南重镇的东西南北四门以及水路陆路为得如铁桶一般,所以无路可逃的百姓已然放弃了挣扎,默默地跪在城门后的街道上。所以当戮世摩罗一行进城之后没有太多的喧闹,只是有些许的抽泣声与孩子的哭声。
       戮世摩罗径直走到专门为他准备的座椅前坐下,坐姿还是一如平常地慵懒轻佻而又邪魅,能在修罗场中如此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人也只有他戮世摩罗了吧。
       看到少年帝尊如此,身旁的妖神将也不免有点看不下去,嘲讽的话还没说出,突然就上演了泼妇骂街的戏份。
       “哈哈哈哈.......我以为魔世君主是什么人呢,原来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都说你们魔活得时间长,我的岁数恐怕都比这臭小子大上几轮吧,你们魔族是真没人了吗,让一个小屁孩当你们的主子还敢跟我们斗,看来是天要亡你们魔族啊!咳咳咳......你们这些魔物无耻,无礼,无义,不在老家好好待着,偏偏跑到我们中原来毁我家园,欺我百姓,咳咳咳......你们别得意,虽然今天你们攻下了江南,但是我们中原有的是人,我们的史大侠一定回来救我们的,到时候你们这些魔物就像我们现在这样给我们磕头谢罪啦,哈哈哈哈.....咳咳咳......”
        对待老者如此用生命在咆哮的辱骂,戮世摩罗全身上下始终还是那副慵懒轻佻而又邪魅的姿态,除了他极力按住妖神将即将魔网天蛛的手外。
        见老者骂的没有力气坐在地上喘气,戮世摩罗起身在妖神将即将魔网天蛛之前走到了老者身边,狠狠地憋着笑意,问老者“说了那么多话,渴了吧?”在老者一脸懵逼的表情中吩咐侍卫拿来了水,戮世摩罗端起碗给老者倒了一杯水,老者迟疑了一会然后一副大义凛然慷慨赴死的表情喝下了那碗水然后紧闭着眼睛,然后在发觉自己仍无要毒发的症状后又恢复了刚才一脸懵逼的表情(天呐撸,快让我死吧!ರ_ರ ...心塞)
        这一次戮世摩罗并没有很好的憋住,笑了出来。挥手叫来了侍卫将水拿走。对着老者,席地而坐。
        “这位老先生,你的文采不错,声音也够响亮,你说得对,我做为一个比你小好几轮的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小屁孩应该好好跟你学习学习如何把泼妇骂街的经典剧情演绎的如此淋漓尽致,不要老命”还是那样的慵懒轻佻而又邪魅的语气与姿态让老者顿时感觉喉咙鲜血上涌,未等老者发作,戮世摩罗起身正对着前面跪拜的百姓,用另一种威严而且绝对皇者气概的声音问道“他刚才说的,你们......也是这样想的吗?”
        都说人在生死边缘反应都异常快速,跪拜的百姓仅用一秒钟的时间明白了戮世摩罗的话。
        “不是的,尊贵的魔族的皇上,我们不是那么想的,不是,不是.....”
        “皇上呀,你那么年少有为,带领着魔族的军队解救我们于水火,我们该感谢你呀”
        “是啊是啊,皇上,我们的皇上早就不管我们了,您来了就是来解救我们的”
        ......
        一句接着一句,这或许是戮世摩罗一生听到的最多的赞语,真的好......恶心
        父亲,大哥,这就是你们宁愿牺牲我也要救下的苍生吗?
        “好了,都闭嘴,你们的话让朕感到恶心了。现在,朕下令,封这位老者为江南王,总领江南一切事务,爱酱,现在派遣军队协助这位老者处理江南事务吧。朕听说江南景色不错,朕要去四处转转,不需陪同”不等网中人反驳,戮世摩罗迈着步子扬长而去,剩下一脸懵逼的众人在风中凌乱(老者,天呐撸,我不过是想死,也不让我死吗ರ_ರ ...心塞)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老样子。只是我,早已变了样子,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模样,你再也载不动我了。哈......”秋千早已被风侵蚀得破旧不堪,犹如随风摇曳的枯草,不知哪一刻就要永远地跌落尘埃。年轻帝尊默然伫立,双手轻握,小心地晃动着这残破不堪的秋千,秋千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似是在吟唱这生命最后的乐章。少年帝尊的思绪也伴着秋千的吱呀声响飘向了远方,直到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
        “帝尊坐,吾来推你”
        当戮世摩罗反应过来的时候看到秋千已经被蛛丝所包裹,层层叠叠却又层次分明格外美观,一时失了神。
        网中人见戮世摩罗又在失神,不悦地给戮世摩罗仅能视物的右眼糊了一层蛛丝。哼,让你对吾心不在焉的,吾就让你尝尝失神于网中人的代价。
        觉得突然变天的戮世摩罗立刻回了神,并明确认识到了错误“妖神将,爱酱,朕错了,朕真的知道错了,你就放过朕一次,给朕把蛛丝拿下来吧。本来朕就很可怜只有一只眼睛,嗯,难道你是想让朕跟你一起戴情侣面罩,哎呀爱酱朕知道朕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难免你对朕有点那啥意思,但你这种表白方式有点奔放啊,朕一时有点难以接受啊( ̄▽ ̄)~*”
        然后网中人默默地将蛛丝对准了戮世摩罗的嘴,再然后是久违的安静
        网中人拉起戮世摩罗的手,将他带到秋千上坐好。
        “帝尊,抓紧了”语毕,网中人轻推戮世摩罗将秋千荡了起来。
        原以为网中人这个魔会怎样粗鲁地蹂躏他,但是戮世摩罗没想到每一次网中人都是轻轻将他推起,然后再用宽大的手掌接着他,连他手掌的温度他也感受得到。久违了,这种温度。
        不知何时,戮世摩罗眼和嘴上的蛛丝早已不见了踪影,但戮世摩罗还是双眼轻阖,仿佛这一切都是一场好梦,自己一点也不想从梦中醒来。夕阳西下,秋千随着他的动作缓慢地摇摆着,夕阳的余晖静静地洒在他的脸庞,一切是那般和谐。
        就这样,一直荡下去,好吗?
        “如果你喜欢这东西吾可以在鬼祭贪魔殿给你做个一模一样的,但是帝尊,希望你能在一年期限到来之前做你该做的,不要让网中人失望,不然,不用到一年期限,网中人,杀你”
        “哈,爱酱你就不能让朕为你再感动一会。好了,朕也玩够了,是该回去了,走吧”戮世摩罗起身欲走,突然转身对网中人莞尔一笑“哦,对了,爱酱,今天,多谢你”
        网中人“ɿ(。・ɜ・)ɾⓌⓗⓐⓣ?”
        当网中人回过神来的时候,戮世摩罗已经走远了。望着戮世摩罗的背影,网中人不自觉地嘴角轻抬“臭小子......”
        归途中依旧是戮世摩罗各种调侃着网中人,网中人却一反往常没有还口,甚至连哼一声都懒得出。
        “你当真喜欢荡秋千?”这顺口而出的话让网中人甚是后悔,只求戮世摩罗没有听到,转头佯装看边上的风景,下一刻他狠狠地撞上了因为这句话在原地发呆的戮世摩罗的胸膛,戮世摩罗重心不稳,两个人都栽了下去。
       “嘶,爱酱,朕没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吧,让你这么急得来谋害朕”网中人的胸膛紧贴着戮世摩罗,两人的发丝也不知为何地纠缠着,几秒间的四目相对,让修罗国度之剑也有了瞬间的迟疑。这个臭小子......身体怎么那么冷。
       “因为帝尊没有回答吾的问题”,还是网中人率先打破了这尴尬的画面,从戮世摩罗身上下来,解下自己的披风,甩给地上的戮世摩罗“冷的话,披上”
       “爱酱是在关心朕吗”戮世摩罗接过披风,一如慵懒的披在身上。
       “哼,随你怎么想”网中人突然有了想糊他一嘴蛛丝的冲动。
       “是”
       “嗯~”
       “你刚才问朕的问题,朕是喜欢荡秋千,因为每个小孩都喜欢荡秋千,妖神将你难道没有童年吗?”
       “帝尊,请自重”
       “好了,好了,不折腾你了。妖神将,朕想给你讲个故事
        有一个小男孩自出生就没有爹亲,只有娘亲含辛茹苦地照顾着他和他的弟弟。他每一天晚上等娘亲和弟弟睡觉以后会偷偷跑出来去隔壁人家门前的秋千上荡秋千,男孩原以为可以永远这样下去,但还是被娘亲发现了。娘亲没有责怪他,而是第二天去山上背了好多木头,在娘亲进门的那刻,小男孩看到娘亲因为砍木头而鲜血淋漓的手。小男孩就抱着娘亲哭着说“我不要荡秋千了我不要了对不起娘亲对不起”,娘亲只是用手轻轻地拍着小男孩的背,说“孩子,虽然你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有爹亲给你做秋千,但是你还有娘亲,爹亲能做的事情,娘亲也会做,娘亲会像爹亲一样好好保护你跟弟弟的”。那一天,小男孩有了属于自己的秋千,他再也不用半夜起来去荡别人家的秋千了。但是,到他们离开这个地方,他没有荡过一次。每次,他都是推的那个人,而他的小弟永远是坐的那个人。他喜欢这样推着他,像那一日母亲的手一样呵护着自己的小弟,温暖着小弟的背。
        那段日子,是小男孩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但却是最后的日子。后来在小男孩身上发生了很多事,最后的他,手掌再也温暖不了小弟的背了。
        原来,人生终究是要失落的,无论那记忆的秋千升得有多高,终究逃不过落下的命运。只是,那秋千曾经划过轨迹,却永远铭刻在了我的心底,永远永远。”
        “如果帝尊愿意,吾愿成为那个用手掌温暖你的哥哥,但前提是一年期限到后你有足够让网中人臣服的能力”
        “那就,一言为定”
 




这一章节主要是关于空帝和爱酱的“友情”互动,我心目中的空帝和爱酱的关系是可以携手共筑江山的君臣,也是生死与共祸福相依的兄弟
下一章节女主可能会冒个泡ପ( ˘ᵕ˘ ) ੭ ☆,另附下章节预告:
如果一个人还在悲观,他心中必定还有所牵挂,倘若真正彻底的绝望了,还需要顾及什么?过去是绝望,现在是绝望,未来是绝望,现实就是将人逼往彻底的绝路。
一切皆是虚妄,一切毫无意义。人的生存,一文不值,都是肉泥!人,是否自杀,都已经毫无意义。
人达到这种彻底绝望会是怎样的状态?

评论(2)

热度(4)